首页>> 肉文辣文小说>> 出轨淫情

第一章 惊见淫情

第一章 惊见yín情

作者:fushi99

「咕嘟……咕嘟……咕嘟……」瓶中的啤酒慢慢地消失……  「嗨……」一口气喝光啤酒的我长嘘了一口气。  「当……」手中的酒杯让我重重的墩在桌上,我伤心的趴在桌上,头重重的敲在桌

面,发出「咚」的一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心在哭喊,我的心揪在一起,我的心在滴血……  「小姐……再来一打!」我圆睁血红的双眼,大声的对前台的小姐咆哮着。

面前的桌上堆满了空空的酒瓶。服务生战战兢兢的又上了一打啤酒,马上离开我,就好像我得了「萨斯」似的。  「滚!都给我滚,不喜欢老子,老子还不得意你们呢!」我的心又在狂吼。

「世上的人都***混蛋,是混蛋……」我含糊的喋喋不休。  抓起新开的酒瓶,我又大口的喝起来。  蓬松的头发,不再是平时的规整,高级西服被我仍在一旁,松开的领带斜吊在我的脖子

上,平时板整的衬衫现在也松开了领口。再也不是争战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文雅的我了,现在的我只是努力地睁大血红的双眼,楞楞地盯着手中的酒瓶,好像世界就剩下酒了,我的思绪不由得又

飞回到6小时前……  我叫刘闯,现年31岁,三年前开创了自己的网络公司,由于我精湛的技术和开发的几个专利技术再加上我们团队的无间合作,整个公司从无到有,整个公司蒸蒸日上。

今天我满怀喜悦的心情从谈判现场秘密飞回,谈判出奇的顺利,本来预定要半个月的谈判没想到只用了五天就结束了,在与参与谈判的同事们欢庆之后,就将下面的事情就安排给他们办理。同时嘱

咐他们,我将秘密返回,给我的太太一个惊喜,谁也不能透露这个喜讯。  这次谈判算得上公司拓展的里程碑,以前的积累只能算是小桶金,这个合同将使公司盈利将近八千万。我再也不是商海中

的练泳者了,我将是登上自己的舰艇,将要迎接属于自己的广阔天地的弄潮儿了。  终于我可以给我的老婆安稳富庶的生活了!这个喜讯我要亲自告诉她,我的小娇妻--小婉。  小婉,我的小

娇妻,在三年前我们相识。  小婉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孩,当时她只有23岁。一头及肩的秀发,时时散发出迷人的清香,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常幻出迷恋我的神采,让我一望她的眼就神魂颠倒。  诱人的樱桃小口像清纯的小鹿一样微微上翘,惹得我对她的小嘴总是吸吮不放,品尝源自她口中的芳香的津液,立即就能让你热血沸腾。  一米六八的个子却有36C的rǔ房,在她紧绷的

衣服下,那对rǔ房好像要涨裂而出。纤纤柳腰却又盈盈不堪一握。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在洞房之夜,我被她快要缠折了腰。  最要命的是本来就令所有男人垂涎的凸凹有致的身材,却更称上一

身雪白细嫩的肌肤,一身柔可化水的嫩肉,简直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天堂。  仅仅半年后,小婉就义无反顾的嫁给我。  刚结婚的时候,我简直就是足不出户,天天与她依偎在一起,撩拨她的

情欲,弄得她神魂颠倒的。在酣战的间隙,我曾经问她为什么以她这么好的条件却看上了我,我可不能算得上什么帅哥大款,你知道她怎么回答的。  她不嫌我的穷困潦倒,而且还说了最让我

感动的话。  「我不看重你的钱,不看重你的地位,我看重的是你的人,我怕我放过你,将来要后悔一辈子,我不允许我犯这样的错,所以……」  后面的话我没有再听,我的嘴已经堵住了

她的唇……  后来小婉看我不思进取,就毅然的脱离温柔乡,激励我去好好经营公司,好赚钱养她,同时自己也出去找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每日早出晚归地工作,使我深受感动,同时下定决心,

一定要干出个名堂,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  小婉看到我努力上进,欣慰地笑了。支持我在外打拼,同时默默地当好我的好后勤。  想想这三年,因为公司的业务,与她聚少离多,真该补偿她了!  一想到老婆听到我带给她这个喜讯的样子,我就情不自禁的想笑。  在昨天的电话中我压抑着内心的喜悦没有向她透露任何情况,反而说谈判困难很棘手。听着老婆柔声的安慰我,让我多

注意身体,哈哈,想起来就乐。  今天赶回来就是想和她一起庆祝。在楼下,我看到妻子小婉的车就停在那。  「老婆在家,呵呵,一定让她惊喜万分,扑到我怀里……」想着下面要发生的旖

旎的情景,我压抑着内心的冲动,脚步轻盈地跑进楼内。  来到家门前,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地从兜里掏出钥匙。  「恩……恩……咿呀……」耳际传来低微的呻吟声。  「呵呵,不知是谁

,大白天的就Cāo逼……恐怕是对门的邻居吧……」  对门的邻居是一对新婚的白领,太太在模特公司,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眉目尽是轻佻的神色。新婚那段时间,我和老婆可是经常被他们的做

爱声吵醒。  因为我最近忙这个谈判,经常不回家,可是一回家,就能听到他们的嘶喊声,所以对这对夫妻印象极为深刻,更何况是这么个惹火女郎。  「***,也不注意身体……」我心里

边在假想对门夫妻做爱,边轻轻地开门,根本没有注意声音其实是从我家传出来的……  「啊……啊……太棒了……啊……啊……」  随着门的打开,我的耳际骤然传来可以令柳下惠都忍受不住

的喘息声,yín荡的叫床声……  「啪……啪……」是肉体碰撞的声音。  「咕唧……咕唧……」是从那yín靡的ròu洞中传来的欢畅的歌声。  只见宽敞明亮客厅内散落着我不曾见过的女人的rǔ

罩、内裤、透明的睡衣和男人的外衣、内裤,从客厅到厨房到卧房门口……  卧房的门虚开着,那些yín乱的声音正从里面传出来。  「……不会是我老婆,这些内衣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肯定不是我

老婆……」  我的心砰砰的跳动着,紧张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同时心虚地对着自己说,彷佛在肯定自己,在卧房内做爱的人,不是我的小娇妻……  但那熟悉的声音,就是我的老婆。可是她

从来就没有这么放荡的对我呀……  我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可是腿却软软的,我拚命地挣扎到卧房门口,好像做贼似的偷偷往里面看……  只见一具丰满的雪白的赤裸的女性肉体正

上下的在同样赤裸的泛着古铜色的男性的身体上纵横狂飙,空中飞舞着修长的秀发,还有缕缕秀发因为汗水地打湿,紧贴在脸上。  娇媚的俏脸禁闭着秀目,本来嫩白的娇颜现在因为剧烈的动作

,体内沸腾的yín欲而露出勾人欲火的绯红色,艳红色的樱唇此时被一排雪白的小贝齿紧咬,不时的从诱人的檀口泄出勾人的欲望的呻吟声……  「恩……恩……啊……啊……」  「啪……啪……」的声音响得更加欢快。  我惊呆了,因为在床上像小母马般驰骋的女人正是我的爱妻--小婉!!!  我眼前一黑,感觉天旋地转,彷佛整个天地都失去了颜色,本来明亮的房间在我眼前变

得昏黑。我的双拳攥得紧紧地,立即想冲进去,将床上的两人揪住痛扁……  「啊……闯……闯……我……我爱……你……爱你……」突然听到房内传出小婉的yín叫声。  「是喊我的名字!…

…」我突然静了下来。  「我的女人还是爱我的……」我心想。  「可是为什么你要红杏出墙?!!!」我又气愤地想。  我这个人从三年前的鲁莽中学会了在气愤的时候不做任何决定,而且这

三年的从商经验使我做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再加上这些年每当在公司工作到深夜,疲倦不堪的时候偷偷浏览海岸线论坛看到各位大大yín妻的文章,内心潜移默化的转变了许多。所以当听到小婉的

呻吟后,我决定静观其变,看看这对奸夫yín妇还有什么花样……  可是当真的发生在面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我最崇敬的「了了了」大大,当您遇到这样的事情,您会怎么办?我的心乱极

了……  「你……怎么又喊他……**死你……」男人在小婉身下气喘嘘嘘地埋怨道。  「每次你……都喊他……Cāo都让**了……骚逼……**死你……」说完用力的挺动下身,拚命的在小婉

的身下动着。  「啊……啊……好……舒服……Cāo我……Cāo……」小婉又发出了yín荡的叫声。  「我心爱的小婉什么时候学会说这么yín荡的话了?」我愤怒地盯着屋内的情景,同时内心却渐

渐地涌起狂列的yín欲,手不由自主地伸到裤子里,攥着自己的ròu棒,上下套动起来……  我痛恨自己!!  「说……你错了……以后**你的……时候……心里只……能想着我……」男人用他

的**巴在小婉的身下狠戳了几下,用yín欲胁迫着小婉。  「亲爱的小婉,你拒绝他呀!告诉他,你永远属于我!!」我心里大声的喊。  「啊……美呀……我……我永远……属于你……我的好

阿扬……我离不……开你……的……啊……动……对……啊……」  「说……」男人继续耸动着**巴,飞快的穿梭于小婉的嫩逼间。  「我……离……不开你……我爱……爱你……你的**巴…

…好……」小婉呻吟道。  「我……和……你老……老公……谁强……」  「……」  「说……否则……我……就停……不动……」男人继续威胁着。  「别……别……停……你……强……

我老公……比不上你……快……啊……Cāo我……继续……」小婉终于投降,从娇艳的小口中说出令我羞惭不堪的话。  「哈……宝贝……」男人满意了,放松地平躺下来。  「别……别……停

……快……快呀……」小婉不依道,同时更加卖力地扭动屁股,使男人的**巴更加深入她的嫩肉中。  「哈……宝贝……自己动……我要……看着你……yín荡的样子……」男人在小婉身下得意地说。  「讨厌……坏蛋……」小婉娇媚地对着身下的男人说道,同时加快了套动男人的**巴的速度。  本来雪白丰腴的肉体,现在都已变得绯红。一对可令任何男人都想入非非的丰满的rǔ房现在却

变成一对活泼可爱的动人的兔兔,不安分的上窜下跳,幻化出阵阵rǔ浪。  此时一双大手从小婉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逆流而上,一把抓住了正在蹦跳的小兔兔,大力的揉捏,绯红色的rǔ房在

色手的蹂躏下扭曲着,充血直立的紫红的rǔ头从色手下钻出,好像极力地想逃出魔掌……  那本是我的最爱呀!小婉有着一对令我迷恋的rǔ房,36C的rǔ房像冰激凌球般浑圆饱满,圆鼓鼓沉

甸甸却又软绵绵的rǔ房,像对可爱的小白兔。  我曾边把玩吸吮边对小婉说:「这是我的最爱,将来连我们的孩子都不准摸,不许他们吸食妈妈的奶。」  「你这个色狼,连宝贝都不让吸奶,

就知道自己享受,好吧,我的奶奶只给老公一个人摸……」小婉不无爱恋的看着我,娇嗔地回应我说。  真的,小婉的rǔ房高耸,由于年轻而且着重保养,没有丝毫的下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虽然我对小婉的rǔ房又吸又咬,可是小婉的rǔ头和rǔ晕还是处女般的粉红色,衬着小婉如奶油般细腻的肌肤,真是茫茫白雪中两点红呀。  我从来就没有对这对小白兔使用过暴力,可现在,却在

奸夫的手下,扭曲变形,惨遭蹂躏……  「噢……!对……对……」小婉娇泣着。  「使劲……使劲……!!揉……揉她……」小婉恳求着。  「哈哈……你……你说……什么……」男人

在身下喘嘘地问道。  「恩……你……你坏……坏……」小婉不依的娇嗔。  「求……求……你……你……」小婉讨好般地更加卖力的上下套动。  「乖……我不知道……知道……你……

你求我什么……」男人耍赖地问。  「揉……揉……我的咪咪……」小婉终于恳求起来。  「人家……人家……求你……你……了……我……啊!……我……要……」小婉放弃尊严,终于提

出羞耻的要求。  「啊……啊……!!」男人加大了对rǔ房的蹂躏的力度,rǔ房传来的刺激在使小婉得到满足的同时更加加剧了心里yín荡的欲望,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爱的欢呼。  本来乌黑油亮

整齐的yīn毛现在早已沾满了yín水,杂乱无章地贴伏在yīn埠上。随着小婉上下地套动,不时可见一条闪着yín靡的亮光的**巴正在令任何男人都想试一试的ròu洞中钻进窜出。同时两人结合处传来「呱唧

……呱唧……」的yín靡的声音。  「亲……亲爱……的,我……累了,我……我们……换……换……」妇人被Cāo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我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狂喊了一声,

但因为醉酒的原因,在别人的耳中我只是酒鬼的呢喃。  我又「咕嘟,咕嘟」地喝下了半瓶的啤酒,用力的甩着头,好像要赶走脑海中浮现的令我激愤的场景……  「可我……我……不想和……

和你……分……分离……」小婉断断续续地说着。  「什么……不分离……」男人的眼中闪烁着狡猾的眼色,明显地男人明白小婉的心意,可是他在故意的挑动着我的娇妻,想听小婉亲口说出yín

荡的话。  「坏……坏……你坏……你……知道……知道……」虽然小婉喊累,可是身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讨好地动着。同时细白的纤手游移到男人正在肆虐的手上,加重对自己的rǔ房的

蹂躏。  「你不说,我……我不……明白。」男人在身下说。  「坏……噢……我……说……说,求……求你像上次……上……次,从后面……」小婉yín荡地说。  「什么?!上次?不只是一次?……」我一边激烈地套动自己的ròu棒,一边自欺欺人地想着。  实际上从现在他们的表现,很明显地知道,他们性交远不止一次。可我还是期望,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男人,总是喜欢欺骗自己,每当悲剧出现的时候,总幻想找个借口能欺骗自己。哪怕是不现实的谎言……  「可……可……不要让你……你的……的……**巴离……离……离开……我的……身体……」小婉说完,姣妍更加红艳,娇羞地地伏在男人身上,将头埋在男人的耳边,好像怕男人看出自己的窘迫……  「离开你什么?」男人在身下停止了活动,同时一只手离开迷人的rǔ房,来到小婉的纤腰上,用力制止了小婉地套动。  小婉睁开迷离的秀目,一双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身下的男人,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男人赤裸的xiōng膛,露出不解的神情。下体因为插着男人粗大的**巴,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小婉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欲火。  男人看出她的意图,手中更加用力,制止小婉的摩擦,同时还在rǔ峰上攀爬的色手捏起紫红的rǔ头,时而用力地揉捏时而又残忍地拉起rǔ头,好像要将她与rǔ房分离。  「啊!你干什么……噢……!」小婉本想发火,可是同时从rǔ房上传来的刺激却更点燃了心中的欲火。  「说,你不要我离开你什么?」男人在身下继续问到。  「我?……啊……」本来迷惑的小婉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本来就红艳艳的姣妍更加绯红,小婉的水汪汪的美目现在好像可以滴出水来……  「我……不……」小婉开始和身下的男人调起情来。  男人坏坏的看着小婉,突然挺动下身,粗大的**巴突然深入到小婉的体内。  「啊!……」小婉一声娇呼,一下子趴在男人身上。  「我……我怕了。」娇妻终于投降。趴在男人身上的动人肉体逐渐上移,将丰满的rǔ房贴到男人的嘴边,一手扶着自己的rǔ房,像喂孩子似的将自己的rǔ头塞到了男人的嘴里……  「本来只属于我的私用的rǔ头,现在却拿来讨好奸夫,你答应过我的,你的rǔ头只属于我……」我心里狂怒地喊着。但手上的套动却更加猛烈,硬挺的**巴前所未有的胀痛……  现在我的娇妻都被别人的Cāo弄着,她的嫩逼都已经失守,现在我却来计较rǔ头的归属权!看来我真的要疯了!!  男人立即将那粒紫红的「葡萄」咬住,贪婪地大口吸了起来。男人用力张大嘴,好像企图将rǔ房一口都纳入口中,可是妇人的rǔ房实在太大了,怎么可能全部纳入口中。  男人滑腻的舌头像贪婪的小舌一样,灵活的在小婉的rǔ房上攀爬,不时的拨动小婉的rǔ头。  小婉白皙的rǔ

房上不刻就遍布男人的口水。本来就白皙无比的rǔ房,现在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yín靡的气氛。  「恩……恩……」小婉双眼又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可是熊熊欲火却泄露出小婉此时的欲望。  男人不甘心只对rǔ头的挑动,嘴巴离开rǔ头,在绯红色的rǔ峰上游移起来,丰满的rǔ房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男人耸动身下的**巴,在小婉水淋淋的蜜洞进出。  「恩……」小婉的呻吟声更加剧烈。  「书(说)……」男人因为嘴巴紧紧地吸吮小婉的丰rǔ,发出混浊的声音。  「呵呵……」小婉轻笑起来,然后趴在男人耳边轻轻的说。  「我要你的**巴不要离开我的小逼,用狗交式Cāo我!」说完后羞得将脸再一次地埋入男人的肩膀。  男人松开口,笑着对小婉说。  「怕什么羞,Cāo都Cāo过了,小骚货,我要你大声的说。」  「……」  看到小婉没有反应,男人的**巴更加使劲的耸动几下,小婉被刺激得机凌凌地颤抖起来。  小婉直起腰,媚眼如丝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咬着下唇,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  「好,我说!我要你的大**巴塞在我的小逼里,一刻不离,然后用……狗……狗交……式……式,使劲的Cāo我……我愿意做你的小母狗……求你一刻不停的Cāo我……」  「那种表情…那种表情…,从来没有对我…对我…」我呢喃着,又「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小婉……小婉……你……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呀……这么yín荡的口吻,这么yín荡的要求……」  我心痛得好像xiōng口要爆炸般……  「贱货,我爱你如珍宝,舍不得对你粗鲁,我疼你,我爱你,我用心地呵护你,把你看成公主天仙,你……」我愤恨不已,心中充满对这个床上的贱货……可又是我最爱的女人的愤恨!!!  男人终于满足了,放开控制小婉的双手,使小婉可以自由的活动……  小婉坐在男人的**巴上,慢慢地从男人的**巴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男人粗大的**巴从自己的体内滑出……  男人在下面看到女人谨慎的样子,顽心突起,就在自己的guī头提到小婉的骚逼口的时候,突然挺起下身,「咕唧」一声,那根粗大的**巴又带动小婉yín靡的嫩肉钻进了她的yīn道,同时小婉的yín水从粉嫩的ròu洞中溅出,两人湿粘的yīn毛又重合在一起。  「啊!!」小婉幸福地yín叫起来。男人**巴的突然进入,刮搔着自己下体的肉壁,同时yīn蒂在男人yīn毛上的短暂的摩擦带来的无上快感,使小婉不由得又放声yín叫。  「坏东西……」小婉的小手重重地打在男人的肚皮上,眼中却尽是笑意。  「哦……」男人夸张地叫了起来。  「这次不要了,小心我阉了你。」说完小婉「扑哧」地笑出了声。  这次小婉的双手紧紧地压着男人的肚皮,时刻防备着男人的使坏。  慢慢地,小婉再一次抬起了下身,看到男人不再使坏,就放心地使自己最大可能的离开男人的yīnjīng,但是当男人的guī头又重新来到yīn道口的时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转动身体,使自己从面向男人变成了背对着男人,然后又一屁股坐进男人的**巴……  就在小婉转身的同时,我清晰地看到了小婉娇嫩的yīn部,黑亮的yīn毛现在在yín水的作用下杂乱地贴在小腹上,大yīn唇大大地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yīn道也中含着男人粗大的**巴,guī头撑得yīn道口紧紧的。  小婉好像真的不舍得男人的**巴从自己的身体中出来,明显的可以看出小婉yīn部在使力,紧缩的屁眼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我彷佛能看到小婉的yīn道口由于紧箍男人巨大的guī头而泛出的白印……  由于小婉正试图将男人的**巴抽到顶端,这样男人的**巴就从小婉的yīn道带出了粘粘的yīn液,正从小婉迷人的ròu洞流出,顺着男人黝黑的**巴缓缓地流淌出来。两个人的yīn部由于激烈的「战斗」早已都水淋淋的。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看到从小婉湿淋淋的yīn毛上有一缕yín液正缓缓地滴下,让我不禁想到在我来之前两人的酣战是多么的激烈,眼前的情景更加使我愤怒、心酸……  随着小婉慢慢地下坐,男人的**巴又慢慢地消失在小婉的yīn道中,我又清晰地看到小股的yín液随着**巴的深入而喷射出来……  我真痛恨我此时像鹰般的视力!!……  「噢……」小婉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双腿跪在床上,慢慢的翘起白白的屁股,同时男人也配合着小婉的动作,也慢慢地坐起来,站在了地上。  终于完成了体位的变化。新的争战就要爆发……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呀……!为什么每次我的要求你都拒绝我,我们只用过传统的姿势,为什么!!!」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就更加的红,红得好像要滴出了血……  抬起头,睁着惺忪的醉眼,迷茫的望着远处……  远处的台子边坐着一位貌美的年轻女子正在优雅的品着杯中的红酒……  看着那美丽的女子,漂亮的面容逐渐的变成了自己的妻子……  小婉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翘起,用头顶着枕头,一对丰rǔ下垂,晃来晃去的。  男人站在小婉的身后,双手扶着小婉嫩白的屁股,大手从下方托起小婉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几下,小婉迷人的屁股随着上下震动,泛起层层臀浪。男人黑亮的**巴只有guī头停留在小婉的yīn道口,轻轻地抽动着,可是就是不深入。  小婉被男人挑逗得又从yīn道中流出「口水」来,顺着yīn毛慢慢地滴到床上……  「动呀!」小婉嗔怪起来。双手后伸试图拉近男人,还不时的晃动着屁股,追逐着男人闪躲的**巴,想要解决自己体内越来越强烈的麻痒……  「快……快呀!……别折磨我了……求你……你了……」小婉几乎哭求着。  男人看到小婉欲求不满的神态,坏坏地笑了笑,随后俯下身体,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小婉傲人的双rǔ。  「我来了!」说完,男人大力挺动下身,粗大的**巴带着一股风一下子冲进小婉的体内。  「啊……来了……」小婉终于盼到了渴望已久的粗大的**巴,男人的**巴一下子冲进了小婉的子宫,像**蛋般的guī头正顶在子宫口,小婉满足的长出了口气。  男人在小婉的后面,像上满发条的轴承,从慢到快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巴在小婉的洞口滑进滑出,带出来大量的yín水,沾连到两人的身体,竟然多得将男人大腿内侧都打湿,顺着男人的大腿缓缓流下来,泛起yín靡的光泽。黑大的睾丸还不时地拍打着小婉的yīn唇,溅起yín液的浪花……  小婉更加疯狂了,叫床的声音恐怕都能传到大街上……  「啊……啊……啊……」  「快……快……我……我要!!!要……Cāo死……我了……好……好……快……啊……」  「叫……你叫呀,求**死你!」男人在身后大声地叫着。  「好老公……亲老公!!我……要死了!!!你……好棒……Cāo死我……我吧!」小放荡地叫着。  「比你老公怎么样?……嗯?……」男人更加无耻的问道。  「……」女人没有回答。  「**……说比你老公怎么样?比他长吗?比他粗吗?比他做得好吗?」男人对小婉刚才没有回答他的表现很不满意,于是更加疯狂的Cāo着我的娇妻。  腰上更加使力,**巴好像失控般的快速钻进钻出,带动出小婉的yín水都变成了白色的沫沫。  我瞪着充血的眼睛,紧盯着房间内发生的一切,飞快的套动着**巴,频率与男人Cāo动的频率一样,好像我也参与到了房内的激战,好像我也在Cāo着小婉……  听到男人无耻的提问,我也想知道我的小婉的答案……  「啊……!求你了……别让我太难堪……」小婉恳求着。  「哼……」男人加大蹂躏rǔ房的力气,同时更加疯狂地Cāo着小婉。  「说!!!」  「啊……」小婉被更大的刺激带动起自己无边的yín欲。  「你……你最棒……你的比他长……长,比他……粗,你的功夫……功夫……啊……最……最……棒!」终于小婉再一次地投降了。  看着这一幕,听到自己最爱的娇妻称赞奸夫的性能力,男人的耻辱感使我羞愤万分,同时也沮丧万分!!!  「难道这就是小婉内心的真实的想法?」我疑惑着。手上的套动渐渐地停止了……  「哈哈哈……」男人满意地狂笑着,同时一只手离开小婉的rǔ房,伸到下面,在杂草萋萋的yīn部探索着小婉的yīn蒂。  「啊……!」当男人的手终于按到了小婉的yīn蒂,并且揉动起来,小婉的叫声更加疯狂起来。  「摸……摸到……了……啊……死了……啊……别……」小婉用手向后推着男人。  「……」男人躲闪着,同时加大了**巴挺进的速度和频率,一只手拚命的揉搓着小婉的rǔ房,揪动着充血的rǔ头,一只手更加要命的搔拨着小婉的yīn蒂。  你想,女人的三大要害同时被玩弄,是个女人怎么受得了?  「啊……快……玩……死我……了……对……rǔ头……我……的小……豆豆……对……一起玩……啊……天呀……快……」小婉已经迷乱了,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了,现在的小婉只是一只追求快感的yín兽。  「还……还……阻止我……我……动吗……」男人在小婉身后继续挑动着我的娇妻,还因为刚才小婉阻止他的刺激而耿耿于怀,他现在只想剥夺小婉的尊严,让小婉成为他胯下的yín奴。  「不……不……快……占有我……Cāo我……」小婉无耻地回应着。  「啊……快……我……要到了……啊!!」在小婉的嘶喊中,小婉终于到了顶峰,同时男人也达到了顶点。  「我来了……我要射进去……」男人狂吼着,同时使尽了一切的力气,疯狂地捅着小婉柔嫩的洞穴,再也不见温柔,剩下的只有兽行……  「啊……啊……死……死了……射吧……射进来……」小婉疯狂地摇着头,卖命地向后耸动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插,同时嘶哑地喊出埋藏在内心的澎湃的欲望。  男人的**巴又快速的抽插了几下,然后紧紧地顶在小婉的yīn道中,屁股一耸一耸地,将亿万的精子射到小婉的子宫中,小婉在滚烫的jīng液的冲击下,又一次高氵朝了。  短暂间隔的两次高氵朝,使小婉的yīn精疯狂的迸射出来,两个人同时瘫软到床上。男人的**巴在小婉的yīn道里慢慢变软,好像恋恋不舍地慢慢地从小婉的yīn道中滑出。  酣战后的小婉的yīn道像一个黑洞似的敞开着,像融化的糖人般瘫软在床上,从yín乱不堪的xiāo穴口中缓缓地流出了股股混浊的白色的jīng液,顺着杂乱的yīn毛流到了床上。  男人此时用尽仅有的气力,费力地抬起小婉粉红的屁股。  「你想干什么呀……」小婉用慵懒倦倦的声音娇媚地问身后的男人。  「呵呵……抬起你的屁股,让我的种子好在里面逗留的时间长些,好让你怀上我的种。」男人坏坏地无耻地说。  「你……好坏……给我老公带了绿帽子……还要他替你养野种……」小婉痴痴地趴在床上说,但还是配合着男人将屁股努力提高,好让正缓缓流出的jīng液再倒流回体内。  看着眼前yín乱的情景,我是心酸?心痛?耻辱?羞惭?百般滋味在心头。同时裤裆中的**巴却罪恶地抬起头来……  男人满意地躺在小婉边上,双手还不安分地摸着小婉的rǔ房,逗弄着小婉的rǔ头,而小婉还维持着刚才性交的姿势,头顶着枕头,双腿跪在床上,翘着粉红的屁股--阻止jīng液外流,看着这yín荡的一幕,男人的情绪又高涨起来。  「来……」男人跪在小婉的前面,托起小婉的娇颜。  「……」小婉迷迷糊糊地望着男人。  「我的**巴好湿,帮我吸干。」男人笑眯眯地再一次提出无耻的要求。  「坏东西……」小婉娇羞的嗔道。  「什么?小婉……你竟然……竟然给他口交?!!……」看到总是拒绝给我口交的娇妻现在竟然要给别人口交,愤恨的心情再次膨胀。  「了了了大大,您能允许您的小梅的第一次口交献给别人吗?」我现在思绪混乱,竟然想问大大这么个问题。但是想到将要发生的情况,我又罪恶的慢慢地套动起**巴来。  「吸硬了,还来Cāo我,我不干……呵呵!」小婉娇羞的拒绝,可是最后又娇声地笑起来。  原来我的娇妻还有心情跟奸夫调情!!  只见小婉费力地抬起头,伸出纤纤素手,扶着眼前晃动的水淋淋黑亮亮的大**巴,抖了抖,然后伸长头,将男人的guī头凑近自己红润的樱唇。  「啊?竟然真的给奸夫口交,这还是我的纯洁的爱妻吗?」虽然刚才我几乎肯定小婉要给这个奸夫口交,可是当我真的看到小婉的动作,我内心的震动不下于十二级地震,同时我也迷茫困惑着,是什么样的缘故将我的娇妻变得这样的yín荡?  小婉小心翼翼地吐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男人的guī头,马上又缩回小嘴里。  「唏……」男人激动得倒吸了一口气。  小婉妩媚地抬起头,娇瞥了男人一眼,看到男人期待鼓励的眼神,然后又害羞地低下头,再一次伸出了嫩舌,这次舌尖直接舔在男人的马眼上,轻轻地用舌尖挑动几下。  「唏……唏……」男人更加激动。  「嘻嘻……」小婉顽皮的又缩回舌尖,可是在男人的guī头与小婉的樱唇间连起了一条亮晶晶的线。  男人看到小婉又在逗弄自己,急色色地伸出手,压在小婉的头上,将小婉的头大力地向自己的**巴上压迫,好让自己的**巴能深深的插入小婉的樱桃小口。  小婉感觉到了男人的急迫,不再逗弄他,握着男人**巴的小手快速地套弄几下,然后张开口,将男人的大**巴纳入自己口中。  男人的前半部分的**巴消失在小婉的口中,立即将小婉的脸颊顶起,可以看到小婉的舌头在口腔内卖力地搅动,使得男人的**巴一会在左颊上坟起,一会又在右颊上鼓动。  「哦……小婉……你真是个尤物……刘闯这个笨东西……不知道享受你……」  男人满足地伸直身子,享受着小婉的唇舌服务。  「哦……对……用你的舌头……你的舌头好柔软……对……舔我的**巴……对……舔……guī头……要轻轻地……」男人在教导着我的妻子。  小婉在男人的教导下慢慢地学习着。  「小婉……来……尽可能的将我的**巴都吃下去……」男人教唆着我的小婉。  小婉拚命的摇着头,可是男人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同时下身的**巴挺动,用力地往小婉的口中插。  小婉怕不小心咬到奸夫,又感觉气闷,只好拚命地张大口,男人的**巴慢慢地消失在小婉的口中,深深地插到了小婉的喉中。  男人下身的yīn毛已经碰到了小婉的嘴巴,现在看来就好像小婉长了胡子。沾满yín水和jīng液的yīn毛在小婉的半张脸上蹭着,小婉通红的脸颊都涂满了yín液,泛着yín靡的光彩。  男人巨大的睾丸挂在小婉的下巴前,随着男人的晃动,不时的击打着小婉的小脸。男人看到小婉很不适应深喉的口交,慢慢地将**巴从小婉的口中退出。  当男人的**巴退出小婉的樱唇的同时,小婉剧烈的咳嗽起来,眼里流出了泪水……  「该!让你yín荡!插死你这个yín妇!!」我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心里恨恨地想,好像要将我的愤怒变成男人的**巴似的,只想狠狠地Cāo弄小婉来报复女人的出轨!  「小婉,别再这样了,拒绝他,你受了这么大的苦,应该知道谁最疼你了吧,拒绝他。」我心里又心疼小婉受到的痛苦,期望小婉拒绝那个男人。  「你……咳……插到我喉咙里了……咳……刚才我差点要咬你……咳……**巴了……多危险……咳咳……」小婉边埋怨边心疼地对男人说。  「什么!!真是让我大跌眼睛,小婉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贱货!!」  「对不起……让你……来……我看看……」男人惴惴不安地说,同时想抬起小婉的脸,看她是否受伤。  「呸……现在心疼人家……刚才你可没那么好心……」小婉脸红地说。  「那么……刚才好舒服……不来了……」男人语无伦次地说。  「想得美……」小婉抬头娇嗔地看了男人一眼,同时又将男人硬挺的**巴握在手里。  「你们男人不出来容易受内伤的……嘻嘻……」这个时候亏她还能笑出来!!  男人看出小婉的意图,惊喜万分,挺动着**巴又送向小婉的嘴边。  小婉看到来到嘴边的**巴,轻启檀口,毫不犹豫地又将男人的**巴纳入口中,「唏溜……唏溜……」像舔棒冰一样开始舔动起来,同时伸出一只手套动男人的**巴,又伸出一只手揉戳着自己的yīn蒂。  小婉慢慢地舔着男人的guī头,用舌头在上面划着圈,不时将男人流出的yín液卷入自己的口中,随着口水一起吃到肚子里。同时舌头又慢慢的向男人的ròu棒滑动,舔得男人的ròu棒上口水横流,她还不嫌羞耻的舔到了男人的睾丸,将睾丸整个纳入口中,娇笑着逗弄男人的睾丸。  男人现在简直爽翻了,叉着大腿,坐在床上,双手后撑,极尽享受……  「对……吸我的肉袋……用舌头舔……对……啊……好爽……对,再往下……」  「再往下……哼,就到了你肮脏的屁眼了,小婉再怎样也不会的……」我心里愤恨地想着,可是目光仍然盯着房内……  小婉慢慢地舔到了男人的会yīn,再往前,探出嫩舌……  「真的!她舔男人的……屁眼……」我灰心至极,好像一只泄气的皮球一样靠在门边……  小婉抬起头,妩媚地看着男人,男人期待热切的眼神在鼓励着她,于是小婉又低下头,舔起男人的屁眼……  「哦!!」男人呻吟着,很明显他要乐昏了。  小婉舔了一会,可能是因为翘着屁股的原因,又从男人的胯下钻了出来,重新将男人**巴吞入口中,头由缓而快地套动起来。  男人好像也忍受不住,抓住小婉的头,同时抬起下身,配合小婉的套动,飞快的将**巴在小婉的口内钻进钻出,就好像Cāo逼一样。  同时一只手攥着小婉的rǔ房,另只手探到小婉的yīn道口插了进去,抠起小婉的小逼来。  「啊……嗯……啊……」小婉又开始yín荡的呻吟。握着男人**巴的手飞快的套动,揉戳着自己yīn蒂的手也更加疯狂起来。  「哦……哦……」男人享受着小婉口交,还蹂躏着小婉的rǔ房,抠动小婉的嫩穴的手指将洞中的jīng液带出来,顺着小婉的屁股沟流到大腿上。  「啊……啊……别……停……再……再深……啊啊……!」小婉激烈的欢叫着。  终于两个人又到了高氵朝,男人的**巴在小婉的口中迸射,小婉拚命的咽下男人的jīng液,但还有大量的jīng液顺着小婉的嘴角流了出来,挂在小婉的下巴,滴到床上。  男人在shè精的末期,突然将**巴从小婉的口中拿出,喷射的jīng液溅满小婉清纯的脸颊,挂在小婉的秀发上,粘在小婉的眼睛上……  奇景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从小婉张开的ròu洞中喷出了yīn精,在空中画出美妙的弧线,溅落在我的床上……  两个人终于又倒下了,只剩下剧烈的喘息声……  与此同时,我的jīng液也激烈的迸发了,射到了卧房的门上,rǔ白色的jīng液顺着卧房的门缓缓地流淌下来……  我瘫软在门口……  「后来你为什么又替我口交……」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屋内男人问道。  「我……闻着你yīn毛上的味道……吃着你从**巴上流出的jīng液……刺激了我……我就想你再Cāo我……」我的娇妻偎在男人的怀里痴痴地道。  「为什么今天你那么放得开……这是我俩最开心最激烈的一次……」  「……」小婉沉默着。  「……恐怕是因为我变了……」小婉低低地好像对自己说着……  「是呀,我的娇妻变了!!

\!但是为什么……怎么变的?」我慢慢坐起来,环顾还仍然属于我的家,但家还是家吗?  看着墙上挂着的「真爱」的条幅,我紧紧的握着,这是我结婚时和小婉一起买的。  「真爱……真爱……哼……」一甩手,我离开了家。  门不是重重的摔上,而是被我轻轻地关上……  新开的一打啤酒在不知不觉中又灌进了我的胃中。酒这个东西就是男人的另一个好伴侣,在你开心的时候,你想举杯欢庆,在你失意痛苦的时候,你又借酒消愁。酒精进入到你的身体,化成你的血液,好像加速了你的循环,肢体渐渐的麻木,可是头脑却异常清醒!  我恨酒,为什么你不帮我忘记今天看到的事情,为什么你让我清晰地想起,为什么还要在我本已破碎的心上再撒上盐,难道我的痛苦不够吗?!!!  「老板……酒……」  听到我还要酒,服务小姐有些惊慌失措。  「今天老板不在家,偏又来个醉鬼,怎么处理呀!」服务小姐心里想着,厌恶的情绪表现在她的脸上。  是呀,谁不厌恶醉鬼呢?可是谁又想醉呢?……  「呀!经理,你来了就好了,那边来个醉鬼,太讨厌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小姐看到老板回来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也放到肚子里了。  「是吗?我看看。」经理向俯在桌上的我走来。  「酒……酒……我还要……」我喃喃地道。  「啊!阿闯,怎么是你,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看着满桌的空酒瓶,经理心疼的看着我。  听到娇柔的声音,我迷茫地抬起头。好像看到一个身影在我身前,可就是看不清楚,我努力地想睁大醉眼,可还是徒劳无功。  「看……你怎么醉得这么厉害。」  「那个经理好像认识我,还很关心我,可是她是谁?谁还关心我,我是被抛弃的人!!」激愤的心情又冒了出来。  「别管我,给我酒!」我努力的吼着,可是好像没有声音,天一旋,我真的醉倒了。